再见,法兰西 – 关于意义

订好了机票,开始变卖家当,才慢慢开始感觉到真的要离开法国了。想着最后一个月再去看看铁塔,看看塞纳河,看看圣母院,天气好冷,不想出门。也是啊,闭着眼睛他们的样子很快就浮现在眼前了,不在乎多看这一眼了。同事送了我厚厚一本巴黎的航拍图,那些街道,那些咖啡店,那些小酒馆,那些奥斯曼的建筑,那些永远有游人的景点。这几年,经常走在其中的时候想着自己好像就生活在一个故事里,一幅画里,一本书里。

每每和一个人刚刚遇见,人家总会问我,为什么会来法国。来之前面签的时候,我们都准备过一套说辞,喜欢法国文化啊,语言啊,教育体系啊,巴拉巴拉啊。这套说辞被我用了很久一阵,对方当然也只能礼貌笑笑,然后继续去找一个正常人聊天了。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也试图用这套意义来说服自己,可那时候我并不觉得铁塔美,只觉得阴雨连绵长达五六个月的冬天很难熬,弥漫着臭味的巴黎很嘈杂。

Continue reading “再见,法兰西 – 关于意义”

养娃前两年-生而幸福

周末原来是休息日,现在是爸爸妈妈全职带娃日,所以只有到周一娃去托儿所了才可以继续写小作文。今天早上看到一个出生率持续下降的报道,那今天就还是写娃吧,写个催生文。首先摆明我自己的立场,生不生娃,怎么生,丁克,人工受孕,婚前生,婚后生,婚外生,领养,代孕,过继,只要是经过独立和谨慎思考,并且愿意为后果负责,我全都支持。我只想写写自己的心态变化。

Continue reading “养娃前两年-生而幸福”

毛孩子

昨天发完小作文,就有朋友帮我命题下一篇,哈哈,这样好。所以今天就写写猫吧。等我先去把他抱来撸一撸,找找灵感。

我高中的时候和姐们在宿舍里收养了一只小猫,叫天天。他因为先天有疾病,眼睛完全睁不开,被猫妈妈抛弃了,被我这个会怜惜蟑螂的姐们抱回宿舍,给他看病,给他上药,喂水喂饭。天天很爱吃鱼肉肠,在班主任数学老师的课上闻到鱼肉肠味儿喵喵叫差点暴露。但是,我们班那时候还养着蝎子蜘蛛蜥蜴之类的“小动物”,老师也没把小猫当作什么事。后来,把天天带回家去养,让宠物医生认真治疗,睁开了大眼睛。他的眼睛很漂亮,可是最后还是没能活过三个月。上大学的时候,又帮打工的店的老板娘寄养过一只叫saumon的小猫。谁知假期归来,老板跑路,可惜我们几个自己都照顾不好的孩子,也没有照顾好小猫。后来实习合租的房子又看到几个学生心血来潮养了狗,搞得一塌糊涂,那时候深切地知道自己没有能力抚养他们,还是不要随便领他们进门了。

Continue reading “毛孩子”

唯有糖和油不可辜负

老师说,让我写篇甜点的。没想到现在美食学校,除了要交手工作业,还有理论课要交小论文了。

甜点,这个世界上最甜蜜的存在。电视里,被分手的女主角一边哭一边大口往嘴里面塞奶油蛋糕,好像那一刻的苦楚只有这集糖和油的大成者才能帮她平复。只是不知道之后她会不会看着体重秤再哭一鼻子,悔恨自己的放纵。

我不是个爱吃甜食的小朋友,不会吵着要吃糖,也不会望着蛋糕流口水,但是还是会有很多关于甜品的小确幸。回忆的时候,好像那甜甜的味道也泛上了舌尖。

Continue reading “唯有糖和油不可辜负”

折腾

上次说完辞职了,很多朋友表示关心,有人支持,有人担忧,有人点赞,有人也想辞职了。谢谢大家的关心,我诚惶诚恐。所以必须交代清楚一件事,我已经找到下家了,而且其实一年前就找好了。新东家不在法国,由于疫情的缘故,一直没有什么进展,慢慢悠悠地拖到现在办好了所有手续,希望一个月以后可以顺利入职。关于新的工作和新的目的地,心里其实是有点打鼓,不知道等待着我们的是什么,所以并不想放出什么大话,以后打脸多疼啊。

其实我一直想说说自己为什么这么折腾。我妈说,我不是折腾的人,折腾起来不是人。小的时候我爸爸妈妈经常出差,每次还会带回来一些新奇的礼物。哇,我那个羡慕啊,感觉就是有正当理由,有资金支持的到处玩啊。后来发现他们其实很辛苦,早出晚归赶火车飞机,到了地方其实只能在宾馆和客户那里两点一线赶工作,根本没有时间自己出去玩。再后来,我发现了一个更好的职业,叫作外交官。这个职业呢,可以去一个地方住上几年,和当地的人一起生活,还可以有充足的时间去那个国家的好多地方,吃遍好多好吃的。而且,这个职业还有着很崇高的目的,维护世界和平。工作时候西装革履,侃侃而谈;工作之外,游山玩水,广交朋友。年幼的我深深的被这个神奇的职业吸引了。

Continue reading “折腾”

养娃前两年-发展心理学

养娃的感触自然是很多,如果说有一点让我印象最深,那可能是对“发展”的认识。研究人教育和成长心理学分支叫发展心理学,我觉得这个名字起得太好了。因为小朋友的成长真的就像一条河水,慢慢流淌,慢慢发展。身为一个思维有点固化的成年人,禁不住经常感叹跟不上他们的发展。我们总是低估他们,或是误解他们,如果不能发展地看他们,真的是把自己和孩子搞得都很痛苦。

Léon出生前,我看了很多书,也倒并不是想要把他培养成一个什么人才,只想着让他快乐健康地成长,长大以后可以轻松地融入这个世界,勇敢地去感受,热情地去爱。哦,对了,还有很重要的另外一点,我希望通过看书得到一套简单可行的养育方法,让我们都可以轻松一点。我简单粗暴地觉得,养娃是一个程序化的事情,什么条件下做什么事情,把异常处理设计安排好,大家皆大欢喜。对,这就是两个程序员的思维模式。

Continue reading “养娃前两年-发展心理学”

辞职

嗯,对,我又辞职了,所以又失业了。据说90后平均在职时间19个月,我工作以来分别干了18个月,12个月和36个月。最后一份工作期间休了7个月产假,所以大概只能算29个月,平均一下,我还真是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九零后。

辞职这个事情,有很多种看待它的方式,包括在面试的时候,都是一个挺敏感的问题。有的人会很在意一个求职者为什么在之前的几份工作都没有做很久,是能力不行?是和同事或是上级的关系有问题?是眼高手低?是不安分守己?还是勇于尝试其他挑战?走出舒适区?好像负面的联想会比正面的多一些。

Continue reading “辞职”

拾笔

上高中的时候,自以为自己懂很多事情,很乐意输出很多东西,那时候写MSN Space,写很多有的没的,忧国忧民的,很多思考和感受。后来,慢慢地,越来越懒得写东西,一是真的懒了,没有了800字作文的日常练习,不再会起承转合,不再会总分总的论述;二是真的不想输出,我自己是有点讨厌看别人输出的,也许是因为有一阵发现“看了再多的书,也过不好自己眼前的生活”,也许是因为自己一个人抗下了太多的事情,有点狂妄地不屑于别人的教说。后来很多次地看书,看节目都会有一刹那的感受想要说,事后也会因为种种琐碎的事情放在一边。

总想着还是写点什么吧。不为劝服谁,也不为争论什么,只想写下一些时刻的感受或者感悟,等过一段时间再翻出来看看,看看岁月和经历会给我带来怎样的变化,留下怎样的痕迹,看看时间和生活会把我变得更柔软还是更坚硬。也可以写一写乱糟糟的使用体验啊,养娃感受啊,工作心得啊。有时候我看着Léon,也想写下点什么,写下那些今天我想告诉他但是他不一定听得懂的事情。

于是重拾笔辍,认认真真写点什么,给自己一点时间,给时间一点记录。

三十而信

18岁那年,我失去了全世界,我离开了北京,重启我的一切。然后,每一年,我好像都在失去更多的东西。我曾怨天尤人,我一直努力挣扎,我抓紧一切我能够抓到的东西,避免自己坠入深渊。

25岁的时候,我工作满一年,和恋爱五年的嘟亲力亲为办了简单又热闹的婚礼,毫无畏惧地贷款买下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吭哧吭哧地设计装修了自己的小家,梦想的厨房,莫名其妙地跑去考了CFA一级。生日那天,我特别骄傲,我许多年的坚持和努力没有错付,我自立了。我给自己写下:看得到前路,看不到终点。

今天30岁了,工作上顶着一个Head的头衔,每天累得要死要活,也终于不顾一切地又一次辞职了。士兵突击里的袁朗戏谑地对许三多说,我才三十,还没玩够呢。是啊,我才30,还可以继续随心所欲一阵。比起之前,三十岁的我不会再问我的工作有啥意义(因为就是没意义),不会再因为工作上别人对我的态度哭鼻子(脸皮越来越厚了),也不会再为工作上自己很多无能为力的时候发怒。但是,还是会努力去做好自己能做的每一件事,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撞就要撞得响。

30岁了,我有了自己的宝贝。多少次犹豫是不是要娃,不知道他将生活在怎样的世界,不知道是不是能让他幸福快乐,然而是他选择了我,一年多来,他也改变了我。看到他开心地,无所畏惧地,努力地成长,我有信心和他一起面对一切。这一年,每天和Léon在一起,也每天和妈妈在一起,一边体会当妈,一边体会当娃,慢慢和自己的童年和解,希望我的妈妈也能越来越快乐。

2020是魔幻的一年,可我又是幸运的那个。比起很多人,我的生活没有太多起伏。有很多事情悬而未决,可有嘟和我一起,我知道无论事情最后怎样发展,我们都可以一起把生活过好,不同的也许是生活的形式或是生活的地方,可无论在哪里,我们都有能力在一起幸福快乐。大概这是我25岁时候没有的自信吧。所以三十岁的我少了二十五岁的焦虑,我可以大胆去设想明天,但我更在乎地是好好的度过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