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非摩洛哥八日(二)

D2 Marrakech

一觉醒来,不觉得太闷热,摩洛哥似的“四合院”有天井,有镂窗,通风不错。在旅店老板的建议下,去广场一角吃个传统早餐:大饼卷蜂蜜。营养先不说,那是相当管饱,一顿下去,再无饿意,可以一直扛到晚上。

这一日,我们来刷个景点。作为皇城之一,必有皇宫,一路走到El Badi却得知这三日不开门。好在攻略上说这皇宫也没啥好看,所以并无太多遗憾。只是这不开门的理由略让人感到神奇。一路我们问的人先后告诉我们三个理由:有人说是因为在维修,有人说是国王儿子的葬礼,有人说是因为要举办个什么晚会。我们一路懵逼,也不知道是自己听错了,还是就是这么没逻辑。

之后便去了Saadian王朝墓穴。门口请了个导游讲解,才开始真正了解摩洛哥历史与穆斯林文化。这个16世纪的王朝因为一场瘟疫基本“断子绝孙”。150多个大大小小的墓中,没有奢华的棺材,没有华丽的陪葬品,白布裹身,朝向代表麦加的东方。颇有深意的五色马赛克铺满地面,各种对称的或简洁或复杂的几何图形,精美的石雕木雕,诉说着虔诚。

离开皇陵,步行前去Bahia宫,这豪华的大房子,竟不是皇家宫殿,只是当年辅佐小皇子的摄政大臣的私宅。19世纪建造,极尽奢华。这个土豪,有四个正房妻子,还有好多小妾。金屋藏娇在这里,更多是为了显示自己的社会地位。摩洛哥今日依然可以有一夫四妻,只要前几任妻子同意,便可迎娶下一位。不过这也只是个历史遗留问题,一路上我们见到的所有人都只把这当作笑话讲讲,并分别表示一个老婆都还养不起呢。这个地方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三个不同的宾客等待室,分别具有伊斯兰教,犹太教和天主教的特点,意为欢迎不同宗教信仰的人来访。这一开放包容的特点在后来的许多地方都有体现。六芒星与十字架从来都不会在这里被忽视被打压。

简单午餐过后,前往Majorelle公园,法国人的浪漫情怀在每一个细节里。深情的蓝色,明朗的黄色,世界各地的名贵植物都被悉心照料着。一条水道,一个小亭,一只花瓶,挡不住的小清新。四个疯女人在花园里各种搞怪拍照。为了get一个爱豆同款,姐几个也是拼尽全力给我找角度照相。Ayi还在里面打了套太极拳。在小小的花园里疯了将近一个半小时后,终于觉得值回票价,恋恋不舍得出了花园,打个马车回到老城。

今天最后刷一个Ben Youssef神学院。如同这里的其它古迹一样,无论多么高大上,都坐落在闹市,偏僻的街角。能容纳一百多学生的这个Maderssa有着美丽大气的中庭,当年老师在这里讲古兰经,摩洛哥各地的学生前来,食住在这里。只是有的房间阴暗狭小得像个牢房,有的却又大又明亮还可以看到中庭的景色,不知道当年是不是也要按成绩分配房间。

折腾了一天以后,我们又回到广场,冒着拉肚子的危险开始在夜市觅食,切一盘羊头肉,撕下一块馍,吃得很香。再来几串似羊非羊的肉串,烟雾缭绕中填饱了肚子。已经将近十二点,广场还没有要沉静下来的意思,我也是很佩服摩洛哥人没有酒精也能自嗨的豪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