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非摩洛哥八日(三)

D3 Atlas, Ouarzazate
今天开始了豪华沙漠三日团。之前朋友70欧坑爹团的经历让我毫不客气地挥霍320欧报了TripAdvisor上排名第一的沙漠团。从此开始了和老司机和黑导的爱恨情仇。早晨八点,一行人唱着小曲儿向atlas山行进。不同于阿尔卑斯的秀丽,仅有2200米高的atlas自带一股子荒凉与贫瘠。山谷中依然有人居住,山间有水源,便可以养育一个小村庄。在阳光充足的地方开了荒便可以种田,几头牛几头驴是最好的劳力。河水有时充足有时干涸,靠天吃饭,也靠双手吃饭。

我们在车里聊人生,聊理想,聊爱情,聊三观,黑导都佩服我们的精气神。黑导是个三观极正的人,很能侃,问他对各国游客什么印象,他会说只有人和人的不同,不会以他们来自哪里而判断。说爱情,他说他要等着他真爱的到来。说宗教,他说他没有那么相信,斋月对他来说只是一种排毒方式,那些宗教矛盾其实都是利益之争。他说他爱他妈妈,因为别的都可以换,妈妈不能换。

一路上我们一直和其它团有着交集,中午时分,大家都到了吃午饭的地方,距离下午要参观的Alt Ben-Haddou步行就能到了。在餐馆落座,司机导游便消失不见了,留下懵逼的我们不知是不是要等他们一起吃饭,也不知道是不是要自己点餐自己付钱。大奶奶少奶奶面面相觑,表情严肃,钱倒不是什么问题,只是说好了与70欧团的不同的体验和待遇,仿佛都是空话,至少这一上午没有什么实质区别。一边填肚子,四个人一边商量要在下午出发前和导游好好谈一谈,把我们的要求具体说出来,不能随随便便被坑了。怕事的怂包我认真看着大奶奶给黑导讲道理,心里生出无限佩服。一番严肃的协商后,司机导游都明白了我们不是四个好欺负的女孩,承诺我们会好好给我们讲解,在时间上更宽松一些,保证我们在沙漠里的时间,吃住上也会尽量高标准。

吃完水果,阳光已没有正午那么毒辣,跟着黑导,向古城Alt Ben-Haddou走去。这里是权力与游戏的渊凯城也是潘托斯,远处荒漠,近处一片小小的绿洲。这城邦是族人的庇护所,也是外族人的噩梦。跋山涉水穿沙漠来的外族商人,一路劳顿,从这里经过,必在城门前立住,报出来处与去向,身上带了多少货物,乖乖交了过路税,才能安然过境。公元8世纪以来建造的沙堡依然挺立,但已不太坚固。如今,只有四户人家还居住在此。从龙母站过的城门一路爬上一览无余的堡顶,看看现如今在附近发展起来的小城,若问这非洲印象,必定与荒芜无关,反而是勃勃生机。

离开渊凯城这个家族式的城堡,继续前往一个私家豪宅。Kasbah Amridil 是摩洛哥50迪拉姆的纸币上的背景图片。这个17世纪的小城堡有着精致的沙雕立面,庭院内打理得非常用心。导游拿起各式各样的小东西,讲解着它们当年的用途。城堡主人有四个妻子,每人一个厨房,互不争抢。城堡内有着讲经的学堂,外面请的伊玛目在这里住下,白天负责给家族里和附近村庄的孩子们上课。房间内的光线都不是很充足,可一登上天台,便豁然开朗,可以看到花园,也可以看向远方河对岸的棕榈树林。

离开城堡天色渐晚,谁知第一个惊喜就在不远处等着我们。今晚我们也要入住一个沙堡啦。有情调的装饰,只可惜我们一行是两个铁棍女汉子和两个抛弃老公出来疯的已婚妇女,也是怪浪费人家这番心意。在游泳池边泡泡脚,洗个澡,四个奇葩又拿出前几天买的当地特产精油,一顿互相揩油,才恋恋不舍地回屋休息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