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非摩洛哥八日(四)

D4 Todgha Gorges & Merzouga

从高大上的酒店出发,一路奔向玫瑰谷。慢慢靠近,就能闻到玫瑰的香气,可是四处张望半天,却不见玫瑰的身影。原来一两周前的玫瑰节时,把玫瑰都采摘了。我这人总是这么悲催,就像去南法看不到薰衣草,这次也没运气看盛开的玫瑰啦。老司机把车靠边一停,激动地跑下车去田里摘了两朵幸存的小花给他心爱的Fatima。这感人的爱情呀让我们的文青Ayi画兴大发,当场给Fatima的美颜作画。

穿越玫瑰谷,来到爱豆同款大峡谷。在峡谷中间的水源耍一耍,泡泡脚,湿了鞋袜也不害怕,系在车顶上吹一吹马上就干了。被劈开的大山从两侧压过来的感觉莫名的让我很感动,很想攀上去,征服一下。

沿着峡谷间的公路走一阵,导游向上一指,告诉我们这里还有一处人家居住,沿着山往上爬几步,两个小朋友开心地领着我们去他家。我们完全不能用语言和他们交流,可他们一直灿烂地冲着我们微笑。在地上铺上厚厚的毡子让我们坐,还要烧水给我们沏茶。一会儿又对MM的相机充满好奇,还学着给我们照了相片。这里让我想起了我们的白山洞。当我们理所当然地认为房子就该有屋顶,每天就该有热水洗澡,需要什么就拿钱去买的时候,依然有人过着这样原始的生活。我不认为这是他们的无奈,我更愿意相信这是一种选择。我不愿用同情的眼光看他们,因为我以为现代人这种被束缚被僵化了的价值观才更可悲。为何不可风餐露宿,只要一家人和和睦睦。自己放羊养鸡打水,自给自足。

上山时老司机和Fatima领着两个小朋友其乐融融,下山俩人继续撒狗粮。没几步小路老司机还要一步三回头的等着Fatima,时不时伸出手去扶一下。吃饱了狗粮上车继续前行。不远处,一大片棕榈树林在呼唤。酷热的天气里,随风摇荡的大树叶清爽宜人。到了午饭地点已经下午两点多了,饿意全无,只是看着大西瓜不停咽口水,一直央着黑导给我们带个大西瓜晚上进沙漠。铁石心肠的黑导终究是不同意,还是老司机禁不住Fatima的念叨,抱了个大西瓜放在车上,给我们留着念想。

午饭过后的车程越来越荒凉,不久就进入了大戈壁。黑导和老司机都是沙漠里的人,一进入荒漠,就开始放飞自我了。激昂的音乐燥起来,车飞驰着卷起沙尘,无边无际,一路奔向撒哈拉。黑导说,这里五十年前是绿洲,一场连续几年的大旱摧毁了所有植被,只剩下贫瘠的土地和碎石。在沙漠边缘,我们在一家小旅馆卸下包裹,围上头巾,换个坐骑,轻装进沙漠了。

正如这次旅行的其他意外感受一样,沙漠和我想象的也完全不同。且不说一路都有手机信号,领驼人没事打个电话的场景让人一直出戏,只说那温度并没有让人觉得灼烧,也没有乎乎的沙子往脸上吹,反而有种在海滩散步的清凉。可沙漠毕竟是沙漠,翻出手机里的歌听,却总是找不到一首够劲儿的歌,最后只能安安静静地随着骆驼一颠一颠,看着自然创造出来的沙丘上的各种纹路,望一望无尽的天边,想想我爱的人儿。

太阳慢慢躲进云里,沙漠的黄色越来越深,每一座沙丘的每一面的每一分钟都是一种不同的黄色。在彻底迷失之前,我们看到了营地的帐篷。停了骆驼,深一脚浅一脚地翻过最后一个小沙丘就到了营地。头顶20米围巾的小王子出场了,秀气的面旁,温暖的笑容,慢慢地走到我们前面,特别好听的声音,打了个招呼,我当时真的好想给他画一只羊。。。

稍事休息,小王子招呼我们到大帐篷里吃饭,亲手做的大餐充满了大漠的风味。汤里面每一口都有嘎吱嘎吱的沙子,尝起来非常助消化。烤鸡肉串和永远的塔吉锅,味道是不错,只是连续几天没有换味道,大家终究是有点吃不下了,只后悔没有带一瓶老干妈。撸着小王子养的那只叫做奥巴马的健壮小猫,我们努力消灭完了最后一块水果。

走出大帐篷,营地的篝火已经点燃,大家都翘首期盼我们的到来。倒不是因为我们有多可爱,只是这个营地11个人里面4个爷爷奶奶,3个年轻人不知为何都拉肚子了,只剩下我们四个妹子能带动气氛了。黑导,老司机和小王子一起打起了手鼓,非洲人民骨血里的能歌善舞的天性一点点释放出来。又到了我自卑的时刻,完全没有节奏感的在旁边瞎摇摆着,想着反正天黑谁也看不见。

爷爷奶奶们嗨了一会儿就睡了。我们几个抱着手鼓翻上沙丘,远离光源继续聊天唱歌看星星。虽然有些阴天,但仰头望去也是繁星点点。夜色已深,但完全不觉得冷。沙子还慢慢散发着白天吸收的温度。小王子抱着吉他一首首给颦菲常着属于沙漠的歌;老司机拉着MM的手在一边用不熟练的英语法语互诉衷肠。只剩下我俩已婚妇女和黑导在沙上蹦蹦跳跳,一不小心,还戳到了尾巴骨。这个梦一般的夜晚,只属于此时此刻此地这些人。

P.S. 得瑟的我晚上在帐篷门口披着斗篷呼呼睡去,任凭风沙吹打。时不时醒来睁开眼睛看看星空,迷迷糊糊好像看到了银河,然后又沉沉睡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