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非摩洛哥八日(五)

D5 Fes

好像睡了很久很久,从一个遥远的梦里醒来。清晨五点,小王子顶着20米的头巾来叫我们起床了。简单地用水拍拍脸,稍微清醒了些,发现太阳就要出来了。连滚带爬地跑到最近的沙丘顶上,Ayi开始老年人似晨练,打了套太极拳。向东望去,太阳一点点升起,不到几分钟,地平线上,光芒万丈。我们也该骑上骆驼回程了。摔到了尾巴的我一路不敢坐着,在骆驼上轻轻往前倾着,还好温柔的骆驼吃饱睡足没有什么怨言。

晃晃悠悠地回到了现世,在昨天落脚的小旅馆,几个女生挤在一个小隔间里匆匆忙忙洗了个澡,冲掉一身的沙,只把那一晚美好的回忆埋进心里。又要上路了,这一天,一路北上,路上随意停一停看看景色,回归城市的喧嚣,最后到达Fes。

今天特别的晴朗,前几天耍得有些累了,加之跟黑导老司机刚刚熟悉就要分开的小小伤感,一路上大家话都不多。我们的防备心早已放下,老司机和黑导对我们也少了无意义的嘻嘻哈哈,反而是有点对自己妹妹似的关心。接近一处水源,路边有卖杏的小贩,老司机把车一停,颠颠儿地下车买了一桶,就在旁边用水冲一冲,跑回来一股脑倒进我们的帽子里。之后一路大家就分享这酸酸甜甜的一帽子杏。

接近中午,我们来到了一个县城,路边的餐馆炊烟袅袅,门前挂着新鲜的牛羊肉,烤架上是滋滋流油的羊排,炭火上是一份份大大小小的塔吉锅。Ayi眼里冒光,难道她要吃摩洛哥小尾羊的心愿就要实现啦。沙漠团的最后一餐了,我们跟黑导说一定要一起吃,他们也欣然应下。撕下一块面包,啃一口羊肉,喝一口柏柏尔“威士忌”,每个人都吃得着迷。眼看盆干碗净,老司机搬来了我们进沙漠前买的大西瓜。

饱餐过后,我们窃窃私语商议着是不是要给黒导和老司机送个小礼物。思来想去,小钥匙链,车上挂坠,好像哪一个都不够表达我们的心情,还反而略显矫情。除了献上Fatima的香吻一枚,还真是没什么主意了,于是便就此放弃。

下午一上车,黒导就跟我们念叨着要经过“摩洛哥的新西兰”去看一看。果然,驶出沙漠的荒凉,一片片绿洲在山间。牛羊悠闲地吃着草,大黄狗在路边慵懒地趴着,好一片草原的祥和。我们以为这就是“新西兰”啦,可黒导卖着关子地说不不不,这还不是。车子慢慢驶入了一片森林,炎热的天气一下就降温了不少,树木的清香幽幽地车上。不由得感叹摩洛哥还真是个好地方,虽然大片都是沙漠,但其他的地貌也一个不少:高山,湖泊,森林,海岸,也孕育出了不同地区人的性格和习惯。在森林里大口地呼吸着,前方突然有些车停了下来,我们也跟着停在路边。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大群猴子在森林边跟人玩呢。人们纷纷买一些花生逗着猴子们。小猴子们灵动活跃;大猴子们贪吃又警惕;幼猴们无能为力,等着爸爸妈妈们抢来花生喂给自己;老候们沉着冷静,在一边,仿佛不食人间烟火。

离开森林,城市的痕迹越来越重了,我们都快忘了“新西兰“这回事的时候,司机把车慢了下来,叫醒昏昏欲睡的我们,告诉我们要到了。懵逼的我们完全get不到点,抓着黒导问个清楚。原来这里是摩洛哥的富人区,有钱人都来这里建个小楼,城市是西方现代化的建法:广场,花园,咖啡馆。我们只觉得这是一个传统的欧洲小镇的感觉,一点不觉得和”新西兰“有半毛钱关系,叫个什么”摩洛哥小法国“还差不多。在我们的再三刁难下,黒导也坦诚地承认只不过是个休息点找个噱头。广场上有个狮子雕像,还有些来头,据说是附近监狱里的某个犯人闲来无事拿大石头雕出来的。这个犯人当然也在此之后变身艺术家,得以保释出狱。

看看地图,离目的地Fes已经不远了。又经过一小时的车程,一个大城市出现在眼前。Fes到了,Fatima和老司机恋恋不舍地道别,留下联系方式,黒导坚持把我们送到旅店才一一拥抱后离开。安排好房间,放下行李,稍事休息,和旅馆老板攀谈起来,想得到些当地的信息。他建议我们去到后山看看落日,看看夜景。眼看着太阳就要下山,我们拔腿就走,穿过热闹的市场,大气的城门,向山上走去。说是15分钟的路程,我们都对自己的脚力颇有信心,觉得肯定能赶到。结果太阳落山的速度还真是快呢,没到半路,就感觉天色越来越暗。再加上我们并没有确切地址,只是拿着地图茫然的找着大概的方向,很快,夜幕降临。朝着地图上的小圆圈走去,好像有一条捷径,可探头望望,是个墓地。我们都倒抽口凉气,可作为新世纪好青年,怎么能迷信,顺便也可以有个别样体验。刚要往里走,一个大叔好心地过来拦住我们,说不要去呀,里面会有奇怪的人,不安全的。又问我们要去哪里,我们说要去看夜景,他便给我们指了路,原来只需要沿着大路一直向前就好了。感觉又走了一刻钟,夜幕降临,路上却越来越热闹,右边能看到漂亮的Fes老城灯火通明。凉风习习,白天的炎热一扫而光。观景台上,家长带着孩子,年轻人和哥们朋友,小姑娘和小伙子,三五成群地在那里看景,聊天,谈情,说爱。我们四个也慢慢散着步,偶尔互相调侃下。

中午吃的小尾羊好像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肚子开始咕咕叫,看向热闹的街道,想着要找一家店随便吃吃。结果虽然每家人都很多,可竟然一个女人也没有,彪悍如我们,也不敢轻易坐下。于是惦记着买点路边小吃垫垫肚子。Ayi出手打算去买两个甜食,谁知老板觉得我们买的太少直接送给我们了。这甜腻的摩洛哥糖耳朵给了我们巨大能量,蹬蹬蹬地就往回老城的方向走去。路上又被小哥搭讪,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回着,谁料小哥又要陪我们去吃饭。他就在旁边坐着看我们吃,跟我们聊,我们也累得没心情回他,气氛一度尴尬,全靠亚苏撑场子,其他人就吃啊吃。。。小哥实在无趣,吃完饭便放过我们,陪我们在市场遛遛就走掉了。我们本想在买点什么吃,结果看到摊子上爬过的小强一下没了胃口。赶快回到旅馆商量下之后几天的安排,洗洗睡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