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非摩洛哥八日(六)

D6 Fes – Meknes

连续几日的奔波之后,今天允许自己稍稍睡个懒觉。围坐在青旅的小桌上,安静地吃着早餐。经过几天的锻炼,我们已经习惯了烙饼沾蜂蜜的摩式早餐。今天的大饼还被卷起来,切出个小造型来,方便入口。

9点半,我们约的walking tour的导游如约而至,带着我们四个和一个德国妹子,一个美国妹子,开始了神经质的Fes老城暴走之旅。Fes老城有两万多条小街道,分为安达卢西亚区和穆斯林区。两个区域的建筑风格有些许不同。作为第一个被教科文认定的文化遗产,这些年有很多修缮和保护工作正在进行中。错综复杂的街道中遍布着密密麻麻的手工作坊,工匠们延续着传统技法,制作着皮革,布艺,木艺,铁艺。Fes还有许多保存完好的城门,每个门都有着艳丽精致的装饰。

和所有游客一样,我们在导游的带领下参观了“全世界最臭的体验”——皮革厂。取一片薄荷叶,挡在鼻子前,走上皮革厂的天台,向下望去是大大小小,功能各不同的漂缸和染缸。牛皮,羊皮,骆驼皮,新鲜的动物皮送到这里,用鸽子屎洗去。鸽子屎含有的酸性物质是极好的清洗剂,也正因为这样,皮革厂才有这陈年挥之不去的臭味。经过晾晒,之后漂染。染料当然也是纯天然的,只是我已经记不起每种颜色的原材料是什么了。等工作人员讲解完,我们的嗅觉也渐渐适应了这恶臭。照了两张游客照便想下楼离开。谁知“上楼容易下楼难”,上来的时候从一侧楼梯一路往上,下来的时候被强制“参观”每一层的皮革制品,若是稍稍对某样东西表现出兴趣,便会被强行安利,直到找到你心仪的那件为止。好在穷得如我这般,只能灰溜溜地随意看看便溜了出去。说实在的,东西真得还蛮漂亮的,有些小背包,小皮带,小皮衣什么的很夺眼球,可实在不想陷入挑选砍价的漩涡里。

继续暴走,一个拐角,导游说现在我们到了中国区,我们都乐了。一看原来是从中国进口来的各种塑料拖鞋,假名牌鞋,五金零件,还有…各种遥控器。两个传统手工艺国家就在这街角碰撞一下,差点闪了我们的腰。一阵叮叮咣咣,原来是到了铁匠的地盘。力道均匀有节奏的敲打,制作出了各式各样发着光的厨具餐具。

之后又左转右转地参观了木工和布艺作坊。布艺真的很漂亮,而且第一次知道是可以用仙人掌的纤维编织出来的麻布。染上天然染料的色彩,手感,色泽都是精品。暖色的渐变像是日落的天空,蓝色的渐变又如海洋,满满地套路和满满地诚意混在在这布料中,也是让我们啼笑皆非。

一上午的暴走过后,我们对Fes好像也再无更多好奇。想着离开这喧闹的地方。蓝城Chefchouan好像是个不错的选择,可路途太遥远,单程就要四个小时,若只是过去照照相好像并没什么意思。Ayi这时候翻翻攻略,发现有个叫做Meknes的地方,四大皇城之一,没有什么名气,但是也不乏有趣的东西可以看。离城市不远还有个罗马古城,一片废墟中可以来次穿越之旅。说走就走,开始了后几天的各种walkin的随机行程。

买了几个摩洛哥火鸡卷,坐上火车,没想到条件还不错,还有空调。和法国国铁仅一字之差的oncf应该也是法国殖民期间修建的吧。车厢里碰到个英语不错的大姐,让我们很是诧异。她说她前夫是美国人,旁边坐着她现在老公,是个看着很憨厚淳朴的当地人。我们本想问问在Meknes有什么好玩的,可大姐说他也是第一次和老公来这边,于是我们就瞎扯些别的。突然车上一阵混乱,大姐神情严肃地关好车厢门,说是有偷东西的小孩儿。

半小时的车程不长,我们还没有安排好下车后的计划。找辆车直接去罗马古城?怕是时间来不及玩得匆忙。于是便决定先去老城找个旅馆住下。出火车站走了一阵,两个好心的当地女孩给我们指了路,拖着行李,感觉路程好像有些远,她们又帮我们打了辆简易出租。在我们看来就是活生生把车上的人轰了下去,我们四个和另外一个大妈挤着坐在后排。幸运的是,walk in的第一家旅馆就刚好空着个四人间,还有个漂亮的顶层平台。在旅店定了第二天去罗马废墟(Volubilius) 的车,四个人便又出门疯去了。广场上买根玉米棒子,甜甜的嫩嫩的,很是管饱。溜达着又发现个博物馆,进去随便逛逛,还有个导游给讲解。毕竟是游客少的地方,感觉修缮不如Marrakech,可也原汁原味。

作为皇城,Meknes也有皇宫,我们说着就要去看看能不能偶遇下现任国王六世。离开了Fes的喧闹,几个奇葩又开始放飞,在城墙外恶搞自拍了好一阵才放过可怜的城墙。往前走几步,又不知因为什么事情乐得神经病似的。晃晃悠悠一个多小时,晃悠到城外马厩和人工池塘。围着湖走一圈,坐在草地上看看日落,好不自在。

回程的路走得快得多,多半是因为大家都饿了。可到了老城,又被一家家小店吸引。没有被过度开发的城市,大家还都保持着初心慢慢做工。华丽精致的裙子惹得我们由衷的赞美,手工艺人也是开心得到这种评价。路过家首饰店,老板热情地拉着我们进去看看。东西是真漂亮,也是真心贵。看着我们无心买,老板又开始推销他儿子,说他儿子在德国上学,是个特别好的孩子,可就是还没女朋友,问我们四人愿不愿意联系。我们两个已婚妇女赶紧推销MM,结果老板真的就给MM留了他儿子的电话邮箱和照片。这事直到第二天我们又经过这家店,老板还追出来问我们有没有联系他儿子。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继续觅食,在TripAdvisor上看到一家评价很好的家庭式餐厅,可实在没有具体地址,于是又拿着手机冲着小圈圈走。边走边念叨着名字,结果来个路人说带我们去,走近了一家毫无生气的餐厅说这就是,可明显离地图上还差着100多米。我们警惕地说不是不是,那人也只好作罢他的小伎俩,带我们再往前走,才见到了和蔼可亲的Aisha。她现场给我们做了几道家里吃的菜,新鲜的食材,香料,吃得我们超级满足。我本不是爱甜咸味道的人,也无法拒绝那份天然的枣泥和咖喱的绝配。还有一份沾满了厚厚汤汁的大饼,那味道想起了国内的鱼头泡饼。边吃边和聊天,Aisha说她喜欢现在的小餐馆,她也不想做大,享受和大家聊聊天,分享分享美食的感觉。内心强大和有主见的女性,让我们尊重和敬佩。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