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非摩洛哥八日(七)

D7 Meknes – Volubilis – Moulay Idriss – Rabat

穿越在古罗马时代的牵牛花之城。

前一日在Fes被导游套路了一下以后,让我们对景点有了种种不安。轩辕纠结着要不要去罗马古城,总是怕一通暴走之后失去了慢慢参观体验的乐趣。文盲如我,又必须找个向导才能看懂里面的故事,却也是担心导游讲得没有真材实料。小纠结一番之后,我们还是一起打了辆车去了50公里外的牵牛花之城Volubilis。下车时,同司机说好在门口等我们,我还特意问了司机给我们留多长时间,大方的司机说了可能他从业以来最后悔的一句话:你们慢慢看,不着急,多久都行

想起在去罗马之前,做了大量的功课,看书看电影,只想把自己融入到那一个个神庙,一片片废墟中。可惜那时总是觉得走不进那段历史,那些在现代城市中的废墟,总是被圈起来供人参观,却不能让人沉浸其中。可这次的Volubilis半日游真是着实是个大惊喜,满足了我长久以来的穿越梦。

买了门票,进了大门,一个长了草的大城市出现在眼前。城市沿山坡而建,我们在山坡下仰望他的壮观。凯旋门,神殿,几个高大的建筑完好地挺立着。公元前三世纪,腓尼基人在这里住下;三百年后,繁盛的罗马帝国将疆土环绕整个地中海,延绵至北非这一片肥沃的土地;公元285年,当地部族赶走了罗马贵族,多种多样的文化和宗教在这一地区得到发展。在公元后的第一个千年,这里的人们种植着橄榄树,经济发达,生活富足,更拥有那个时代难得的和平。按常理,之后应该是个合久必分的套路,然而,城市的衰落却并非因为战争,11世纪,摩洛哥皇室迁都Meknes,人们离开了这片土地,去到不远处的皇城或圣城,从事其他工作。古老却保存完好的罗马古城渐渐被废弃,直到18世纪一场大地震,摧毁了许多遗迹,那时候还没有文化保护意识的人们搬走掉落的石料去搭建新的建筑。直到20世纪,法国人(又是法国人。。。)主导这里的发掘工作,慢慢揭开了那个时代的恢弘。

因为前一日导游很水,今天我们找导游格外挑剔,而这种挑剔也让我们有了很好的体验。Ali让我们这一上午学到了很多,而且不厌其烦地回答我们奇奇怪怪的问题。走上山坡,广阔的田野进入视线。虽不懂风水,但却由衷赞叹风水宝地。高地之上,易守难攻;周围是大片的绿洲,有森林,有农田。这里的富饶也是情理之中。古城中有大大小小很多房子,大房子内有客厅,有卧室,更重要的是有浴室和厕所,住着大户人家;小房子是普通村民,城中有他们的公用浴室。古罗马人爱洗澡是早有耳闻的,但却从未深思,今天有幸参观到了浴室复杂的结构才明白他们之所以能够这么得益于他们颇有仪式感的洗澡程序:冷水,温水,热水,三个厅,从外向内走上一圈,洗净身体,洗去疲惫,清清爽爽地还可以出来喝喝酒,晒晒日光浴。坍塌了的浴室向我们展现出了里面的结构,而更吸引人注意的是保存完整的房间地面上美丽的马赛克拼接。经过将近两个世纪的的洗礼,马赛克砖块依然色彩绚丽,生动地描绘着宗教或是神话故事。战神,爱神,智慧女神,生育之神,是不朽的主题。在不同的体系或语言中,他们也许有着不同的名字,但却有着同样神奇的力量,代表着人类早期文明的精神寄托。

走过这一片富人区,沿途赞叹古罗马对于的掌控,城市设计中,贵族们的住所在最上游,用着最洁净的水;接着是公共浴室,盥洗及洗衣服的水槽;之后才是公共厕所。在地面下,水管道被整齐地规划和开凿。当年城市的喧闹声中一定少不了这潺潺流水。顺流而下,便到了罗马时代最重要的建筑——神殿。古罗马柱依旧倔强地挺立着,只是它们支撑的神殿顶已不复存在。如今,成群的鹳在柱顶安家,透露着沧桑,也凭空添加一抹神秘。公元三世纪,神殿内,城市的管理者在这里议政,也会代表罗马的最高统治者向诸神祈祷表达感激。如今,我们只能登上13级阶梯,呆呆地凝望着广场。走过行政区,便是古城的商户区,正对着城门的石板路两侧是各种小商店,肉铺,家禽,酒店,打铁,木匠,好不热闹地给城市中的人提供便利,也与路过此地去往地中海那头的商人做着香料的生意。

穿越两千年的历史,跟随者Ali的讲述,一晃眼,已经在Volubilis待了三个小时。离开古城前,又去看了看关于古城修复的展览,虽然已经被UNESCO定为文化遗产,但人力财力的缺乏仍使得修复工作进展缓慢,每年的暑假会有小朋友来参加夏令营帮助专家一起进行挖掘工作。想想有些心酸,但是也许这也是人类文明的宿命,遗失了的才会开始珍惜,但即使艰难,即使靠口口相传,也不会被遗忘。

因为太喜欢Ali的讲解,又被他安利了本来我们想要跳过的圣城Moulay Idriss,我们邀请他跟随我们去圣城顺便帮我们讲解下。出门去见到等了我们许久的司机,赶紧表示歉意,并跟他解释了下我们的计划。相隔车程10分钟的圣城Moulay Idriss在摩洛哥人心中是仅次于麦加的存在。相传一生中六次在年度盛大的朝拜仪式期间来这里朝圣,就可以等同于去麦加了。之所以成为圣城是因为Moulay Idriss一世在公元八世纪左右,作为先知默罕默德的重重重孙,逃难来到这里,并将伊斯兰教带到摩洛哥。M城很小,在一个小山包上,被代表着伊斯兰教的绿色覆盖,远看是一只沉静的乌龟。我们到的时候正值礼拜时间,司机放下我们就虔诚地去礼拜了,我们便伴随着这响彻满城的祈祷声在城中漫步。礼拜寺非常有特点,在高高的塔楼上印刻着古兰经,颇有些佛教转经筒的意味。小小的城市非常紧凑,可以想见年度朝拜时,四面八方的人来朝圣的盛况。

告别了Ali,跟着司机回到了Meknes小城,一路纠结着能不能赶上之后的火车,后来决定还是整理停当,再换一些钱,压上一升鲜榨橙汁在继续赶路。离开这个给了我们很多惊喜的小城,前去摩洛哥如今的首都Rabat。依然是没有订旅馆,幸运的我们又一次walkin了一家很有情调的小旅馆。老板跟我们说在这里不需要砍价,因为是首都的原因吧,不会像其他城市漫天开价坑游客。收拾停当,旅店老板拿出几样精致的点心让我们品尝,这一尝不要紧,惊艳到我说不出话。一直不喜欢太甜的东西,对摩洛哥点心的印象更是和切糕一样,满满的糖,满满的油腻。可这几块小点心是满满的心意,味道层次都很丰富。便向老板请教想要买些带回去给小伙伴(主要是家里那个甜点爱好者)品尝。在地图上标记好,便开始了Rabat这一夜。

天色渐晚,几个女汉子又开始了追赶夕阳的暴走。Rabat已是在海边了,海边有个碉堡,据说那里的夕阳美又浪漫。可这个Kasbah晚上八点就会关大门。经过几天的磨炼,我们已经在拥挤的城区穿梭自由。终于赶在最后时分闪进了城堡大门,可一进门就又蒙了,狭窄的街道,左拐右拐,完全没了方向感,更不要说找到传说中的平台看夕阳了。然而,在摩洛哥,永远都有着奇遇,看着地图东张西望这时,又一小哥出现了,指了一个方向让我们跟着他。带着一些防备心,我们四个紧紧地跟在一起,没想到几个转弯过后真的就来到个好大的平台。 平台的入口已经被拦上了,只见小哥上前和守门人说了几句,那人便客气地打开隔档让我们进去。小哥解释说这里晚上关门之后游客不能再来,可和他一样住在当地的人可以自由出入。我们很好奇是什么原因这里要宵禁,小哥笑着解释是因为这里太过浪漫,经常有开放的西方游客情不自禁地在这里亲亲我我,让当地居民,尤其是保守的老人们不能接受,晚上出来受到惊吓,于是就只能晚上对游人关闭了。我们四个便在小哥的带领下独享了这个港口的淡淡的夜色。海风轻轻,一波波浪花轻轻地卷起,新月初升,这时,城中又响起一声声呼唤,宣布明天斋月正式开始了。吹够海风,跟着小哥在城堡的夜色中小小游览。在后院中挖出金子,因此给主人家带来财富的招财猫;给穷人设置的清洁的定时开放的饮用水;铁匠铺门上的装饰;还有开着微弱的手机上的灯也探城堡花园和咖啡馆。讲着城中的故事,也讲着自己的故事,小哥竟然从没学过英语,全靠和游人交流学得一口流利的语言,智商惊人。最后把我们安全送出城堡,又留给我们一个灿烂的笑容。

离开城堡,开始觅食。斋月开始前的夜晚夜市甚是繁荣。先奔向旅店老板给的地址买甜点。一条街上,相隔五米,一个传统风排大队的百年老店,一个不起眼但干干净净的新式小店。想着刚才旅店里新式点心的美味,我忍住了老字号的诱惑,去小店挑选起来。谁知小店主不说英语也不说法语,于是就靠手指点点,买了满满的一盒的小点心。结账40迪拉姆,找了钱,满心欢喜地去找小伙伴们,结果一数发现多找了10块,赶紧跑回去要退给小哥,谁知蓝衣小哥腼腆笑笑,挤出个词”for you“。因为买得便宜开心,便忽悠其他三个人去买,谁知再回去小蓝哥去后厨忙了,套路满满的另一个人称了一盒不太多的点心,要60多迪拉姆,弄得大家不知所措地挥手离去。

买好带回去的礼物,一路上在夜市吃吃烤玉米,来一兜激素草莓,现烤的肉夹馍,桃子,杏子,一样也不能错过。向着烟雾缭绕中的烧烤街走去,看到一种饼,手里拿着面糊,在锅上蹭一圈,薄薄的透明的饼瞬间就熟了,揭下来就能吃。带着好奇心想尝两张,人家愣愣地看着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卖,旁边一个买了一大摞的人顺手分给我们几张,除了感谢,便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拿着热乎的饼,旁边的摊子在切羊头肉,便递过饼让人家卷上一卷肉解馋。这神奇的搭配,除了味道淡一些,真的是满满的诚意,满满的新鲜。再往前走,几个壮汉围着一个老爷爷的摊子在吃奇怪的烤串,看起来不是肉,问了半天也没问清楚是什么,不如拿两串试试。2块一串,咬下一口,好像并不是爷爷说的牛肝,有些脆,并不腥,只知道油脂滋滋的,很香。两串下肚,感觉有口小酒就更巴适了。

折腾回旅店又已经是凌晨了。吃点水果,收拾收拾行李,明天一早又要出发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