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得水-关于性自由

电影里,一曼是个性开放的女性,很多评论喜欢她,支持她。可影评里有一句话戳心了:

但在中国,即便经历了几次几乎毁灭了文明的文化浩劫,儒家那套妇道却并没有消亡,以往这样的角色要么是将身体当作礼物或是交易筹码,要么是有未解的心病或难愈的创伤,再要么就是生活所迫,纯粹为了爽而随便睡的还真不多见,放映厅里的中传学生们为她倾倒,但我不知道他们其中有多少会和那些整天在微博上叫嚣“小三死全家”的暴民重叠。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钱德勒卡夫卡(来自豆瓣)
来源: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8125924/

同样一件事情,当你站在不同的角度看的时候,也许是被歌颂,也有可能是被唾弃。电影里的一曼被欣赏,是因为电影站在她的角度,展开了她的心路历程,让人能够理解她。可如果是站在铜匠媳妇儿的角度看,就是一个“破鞋”的故事。站在裴魁山的角度,便是“错爱”。可现实生活谁是上帝视角呢,看到的永远是现象,和片面的观点。谁又有闲心坐下来听你讲你的故事呢。故事讲多了,又会被说卖惨。基于这种不全面的背景的评论,便没有了立足点,只能是一个添油加醋,自以为是的理解。很长时间以来,我无法和别人讨论社会新闻,我没法看知乎上“如何看待”一类的问题,因为我没有办法辨别,我认不清楚事实、评论、观点、背景的区别。

所以,一个现象,一个结果是否有对与错?有了背景故事的现象就有对错了吗?那这个背景是谁的故事呢?只能说,这世上所有的行为都可以被理解,每每品头论足的时候,我只能试图去想象经历他所经历的,然后只能摇摇头说也许我也没得选择。这个经历,不仅是某个独立的事件,有可能是一直以来受到的教育和影响,而这可能不是故事的主人公有的选的。往往这时,我能做的,也只是提醒自己要更清醒地感知身边事情会对自己产生的影响。

回到性这个问题,我曾经跟甄一谈过这个问题,我很确定地跟他说,如果以后你不小心出轨了,情不自禁了,酒后乱性了,我不会大吵大闹的。我理解爱的美好,也理解性的水到渠成,这都是控制不了的东西,何必压抑它。可我也曾有点害怕地问自己,我这样“无所谓”是不是因为不够爱他。可今天也许我有了答案,因为我相信我们的爱情不只是性,也不只是那一丝悸动,那是无可替代的一起走过的路,一起经历过的扶持,和一起面对未来的勇气。这是我站在妻子的角度的答案。

也许有人会问,那我对自己呢,是不是对另一半的“开明”暗喻了对自己的“开放”。然而其实也并不是,我不允许自己出轨。这并不是因为什么我要遵守妇道之类的,也不是害怕甄一抛弃我离开我。只是因为我很爱他,我知道他会因此伤心,我知道有些事情对他来说并不那么容易接受,会变成一个心结,我不想伤害他。也许我也有那么多一丝丝的自信,相信我的理性可以超越原始的欲望。这是我站在自己的角度的答案。

对于其他女性呢,站在一个广义的女人的角度,我不会去指手画脚任何一个人的性观念。如果她很开放,很开心,多好;如果她很开放,却被传统观念所困,我可以安慰她,甚至鼓励她;如果她很传统,很幸福,多好;如果她传统却被开放的观念胁迫,我也可以帮她对抗外面。总之,在这个事上,我没什么原则,因为这就是个原始本能的问题,何必要上升到原则,开心就好。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