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职

嗯,对,我又辞职了,所以又失业了。据说90后平均在职时间19个月,我工作以来分别干了18个月,12个月和36个月。最后一份工作期间休了7个月产假,所以大概只能算29个月,平均一下,我还真是不得不承认自己是个九零后。

辞职这个事情,有很多种看待它的方式,包括在面试的时候,都是一个挺敏感的问题。有的人会很在意一个求职者为什么在之前的几份工作都没有做很久,是能力不行?是和同事或是上级的关系有问题?是眼高手低?是不安分守己?还是勇于尝试其他挑战?走出舒适区?好像负面的联想会比正面的多一些。

我自己呢,辞职的理由每次都很简单,及时的止盈止损。在一个地方,一个项目,刚开始的时候,学习的速度会非常快,学到非常多新的东西,同事也都愿意帮助你;同时产出也非常多,有激情有动力,不会太多被公司的制度结构所限制,不会被技术债吓到。这个不仅是我自己,在这个小公司的三年,大概看了几十次人走人来。每次都是一样的,新人觉得非常开心,学到很多东西,公司得到了新鲜的血液,带来变化,攻下那些讨论了无数次却又畏手畏脚不敢做的东西。可时间一长,人会慢慢疲倦,会找到一个比较舒服的节奏。熟悉了已经存在的系统,模式,一点点去完善它或是忍耐它,偶尔热血沸腾攻坚一个痛点,但大多数时候都是在保证一个正常的运行。这个时候,我就会想要止盈退出了。

有的时候,也会挺幸运的遇到新的项目。其实新项目真的是个双刃剑。一方面,疲于维护一个老旧程序,会很想说自己做一个全新的系统。用最新的框架,代码互查,单元测试;加上最好的管理模式,和产品认真沟通,及时反馈。然而这种理想主义大概三个月就会被现实打击。新的框架上手感觉超赞,好像两三天整个项目就搭出了样子。但是开始编写具体的功能,却发现缺乏社区支持,在stackoverflow上找到了和你问一样问题的人,一看时间已经是几个月前,依然没有答案。建个issue要等下一次release,或者根本不被优先处理。想要加个库,用个docker,发现和公司整体的架构整合不到一起,ops,security像看小朋友一样对你温柔又怜悯地摇摇头。但无论如何在这个过程中,还是学到了很多新的东西,每一次细细地读文档,尝试解决问题,看源代码,和其他部门争论,做poc。学习的过程很痛苦,但是很有收获。这个时候,我不会走。

可慢慢的,问题就不仅仅是技术层面了。产品开始反思他们的设计,即使代码的接口写得再开放,也承受不了他们这么形而上的改变了。老大亲自关心项目进展,一番慷慨陈词后,老板信誓旦旦给出了一个上线时间。新年一过,重新看了下部门的预算,好像这个项目也没那么重要,减两个人吧。空降来的经验丰富人士(Scrum Master/Coach…)列下七八个要改变的点。眼看着刚刚走上正轨的项目,无限期的陷入了扯皮,我想要止损了。

写到这里,可能觉得我只在乎技术,不在乎人事关系或是管理经验。其实也并不是。我刚刚离开的小公司老板经常会说:Tout seul on va plus vite, ensemble, on va plus loin(一个人可以走得很快,一起,我们可以走得更远)。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我的确认为所有的扯皮和开会都没有用,让我自己安安静静工作一会儿,早就干完了。但后来越来越发现,想要让一个项目成功,一个公司成功,就要靠这些一遍遍的“空洞”的大话,“婆婆妈妈”的讨论,让大家达成真正的共识,一起出力去做好。如果大家理解的有偏差,很有可能最后做出来的东西四不像。

辞职的成本其实也挺高的,在一个公司积累下来的对系统的了解,对不同部门和合作商的对接,得到的信任,所有这些靠时间,靠“个人魅力”积累下来的东西,是带不到下一份工作中去的。尤其是慢慢走上管理的岗位,你永远不知道是不是错失了一次很好地晋升。但是也许可以带走的是看人的眼光,知道如何和每种不同的人相处的能力,是一份知道自己可以争取到别人信任的自信。就像上学的时候,有几门课上得头晕眼花,而且之后工作中再也没用到过,但是那几门课撑下来,我知道只要跟它死磕,所有的问题都能解决。这种信念很重要。

我开始辞职的时候也很痛苦,因为在半路放弃一个项目,会不断质疑自己,是不是根本不能真正“完成”一个项目,是不是一个习惯半途而废的人。但后来在这个公司死磕了很多次以后知道,不是的。因为在一个公司里面,一个项目的成功与否,和每个人都有关,不必觉得自己就是挑大梁的那个。所有的项目都会结束,所有的问题都会解决,但是对于个人来说要一直陪伴着一个项目到最后的沉没成本太高了。我们能做好的就是在有限的时间和自由度里面,为这个项目添好瓦,铺好路。多去看看不同的项目,看看不同的困难,看看不同的方式去解决问题,在以后的项目中会想得更多更靠前。

所以,辞职既不是说走就走,也不是什么艰难决定。就像在股市沉浮里,每个投资者都有自己的止盈止损点;我作为自己最大的资产,投入到一份工作,一个项目,一个公司,我也会有自己的预期,有自己的增值空间,有自己的成本损失。有的人很幸运的把自己投到了价值股,有的人可能就在小毛股里面转悠。留下的人不必羡慕走了的人看到了更广阔的世界,走了的人也不需惦记留下的人突飞猛进。愿每个人都有思考的权力,和选择的自由。

(对,我最近被某人忽悠地在看股票,所以用词非常奇怪,见谅)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