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娃前两年-生病

每次电话铃响,最怕的大概就是托儿所打来的了,反正打来电话也没别的事,肯定就是,生病了。昨天接到电话说好汉窜了三泡稀,让我接回家,今天就连小作文都要迟到了。趁着小魔鬼去睡觉了,我就写写关于孩子生病的事情吧。

在法国,对于三岁之前的娃,托管方式大概分三种,全职爸爸或妈妈,托儿所,共享保姆。为什么是三岁之前?因为三岁开始就是义务教育要上学了!自从知道有了娃,我们就努力申请托儿所,一心想让雷同学过集体生活。托儿所从法定产假结束,也就是四个半月就可以送了。所以小班的状况大概就是一群小朋友躺在那儿一起看天花板。其中稍大一点的呢,有移动能力的就爬着给他们递递玩具,送送奶嘴。口的敏感期的小朋友,刚刚能准确地抓到想拿的东西,顺手就放进嘴里,咬几下。在这过程中,口水带着细菌进行微妙的交换,疾病发生了。作为一个“乐观的”妈妈,我在这个神奇的过程中,看到了雷同学身体里的抗体慢慢形成,为他接触这个真实的世界,做着不懈的努力。雷同学被这个励志故事搞得热血沸腾,小脸红红的,额头烫烫的。

观察到异样的老师,神态自若地拿来每人的小储物箱里必备的体温计,轻轻放在小朋友的腋窝里(大家不要告诉他……)。几分钟之后,只听滴的一声,哟,38度8。只见老师毫不慌张,淡定地脱下了小朋友本来就不多的衣服,只剩下贴身的一件。然后又去小储物箱里拿出每人必备的“法国神药”,doliprane(其实就是扑热息痛),吸一管,一点点打进雷同学小小的嘴巴里。咕噜咕噜,不出十分钟,温度开始降下来了。这时候,老师才会慢悠悠地打电话给家长说,娃发烧了,吃了药好点了,今天早点接走回家多休息吧。这时候在工作的爸爸妈妈互相沟通一下,比较不忙的那个跟同事打个报备下,五点钟就嘎嘎哟哟地坐地铁回来接上娃回家接着躺着看天花板。

一般接回家一两天,烧到38.5以上的时候每六小时给一次退烧药,雷同学很快就恢复了。爸爸妈妈又可以把他扔去托儿所,可以开开心心地去上班了。雷同学第一次生病的时候是上托儿所的第七天吧。虽然之前医生有提醒过我们不要紧张,要怎么观察,怎么退烧,但是还是挺担心的,又因为是第一次发烧,便给医生打电话约了一下当天的急诊。没有妈妈在大雨里抱着滚烫的宝宝跑去医院排队,没有爸爸跑上跑下忙前忙后的紧张,只是抱着没精打采的娃在诊所等着,等到医生叫进去,检查一遍说没事,就乖乖吃神药吧。然后给开了足够量的神药,保证之后几个月发烧都不用来看医生了。

当妈的很神奇的一点大概就是一眼就能看出娃是不是生病了,甚至要生病。平时活蹦乱跳的娃,稍微有一点精神恍惚,或者没精打采,大概就是发烧的前奏了。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小朋友都像磊哥一样,一生病就特别能睡觉。我也没必要想想他有多难受,大概就是很累很困,想睡觉就抱着他好好睡吧,没必要折腾他吃药啊看医生啊,先睡上他两天,如果不见好再去看医生也不迟。

有没有很严重的病呢?也有,雷哥最严重的是湿疹感染。一个有点懒惰的妈养一个湿疹宝宝的结局就是宝宝湿疹总是反复。有几次因为自己抓破了或者磨破了又接触到了细菌,雷哥湿疹感染了。最严重的两次都是在耳朵后面,那感觉就像是耳朵要掉下来了,耳垂附近有非常大的创口。带去给医生看的时候医生也吓了一跳。然而,紧张,害怕,焦虑都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能摆平病痛的只有精心的护理,还有,时间。

愿每个孩子都能健康快乐长大,如果感冒发烧在所难免,那就希望父母们能平和对待。小孩子生病很正常,不需要追根刨地找原因,只需要陪着他,平静地,慢慢康复就好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