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腾

上次说完辞职了,很多朋友表示关心,有人支持,有人担忧,有人点赞,有人也想辞职了。谢谢大家的关心,我诚惶诚恐。所以必须交代清楚一件事,我已经找到下家了,而且其实一年前就找好了。新东家不在法国,由于疫情的缘故,一直没有什么进展,慢慢悠悠地拖到现在办好了所有手续,希望一个月以后可以顺利入职。关于新的工作和新的目的地,心里其实是有点打鼓,不知道等待着我们的是什么,所以并不想放出什么大话,以后打脸多疼啊。

其实我一直想说说自己为什么这么折腾。我妈说,我不是折腾的人,折腾起来不是人。小的时候我爸爸妈妈经常出差,每次还会带回来一些新奇的礼物。哇,我那个羡慕啊,感觉就是有正当理由,有资金支持的到处玩啊。后来发现他们其实很辛苦,早出晚归赶火车飞机,到了地方其实只能在宾馆和客户那里两点一线赶工作,根本没有时间自己出去玩。再后来,我发现了一个更好的职业,叫作外交官。这个职业呢,可以去一个地方住上几年,和当地的人一起生活,还可以有充足的时间去那个国家的好多地方,吃遍好多好吃的。而且,这个职业还有着很崇高的目的,维护世界和平。工作时候西装革履,侃侃而谈;工作之外,游山玩水,广交朋友。年幼的我深深的被这个神奇的职业吸引了。

Continue reading “折腾”

三十而信

18岁那年,我失去了全世界,我离开了北京,重启我的一切。然后,每一年,我好像都在失去更多的东西。我曾怨天尤人,我一直努力挣扎,我抓紧一切我能够抓到的东西,避免自己坠入深渊。

25岁的时候,我工作满一年,和恋爱五年的嘟亲力亲为办了简单又热闹的婚礼,毫无畏惧地贷款买下了属于自己的房子,吭哧吭哧地设计装修了自己的小家,梦想的厨房,莫名其妙地跑去考了CFA一级。生日那天,我特别骄傲,我许多年的坚持和努力没有错付,我自立了。我给自己写下:看得到前路,看不到终点。

今天30岁了,工作上顶着一个Head的头衔,每天累得要死要活,也终于不顾一切地又一次辞职了。士兵突击里的袁朗戏谑地对许三多说,我才三十,还没玩够呢。是啊,我才30,还可以继续随心所欲一阵。比起之前,三十岁的我不会再问我的工作有啥意义(因为就是没意义),不会再因为工作上别人对我的态度哭鼻子(脸皮越来越厚了),也不会再为工作上自己很多无能为力的时候发怒。但是,还是会努力去做好自己能做的每一件事,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撞就要撞得响。

30岁了,我有了自己的宝贝。多少次犹豫是不是要娃,不知道他将生活在怎样的世界,不知道是不是能让他幸福快乐,然而是他选择了我,一年多来,他也改变了我。看到他开心地,无所畏惧地,努力地成长,我有信心和他一起面对一切。这一年,每天和Léon在一起,也每天和妈妈在一起,一边体会当妈,一边体会当娃,慢慢和自己的童年和解,希望我的妈妈也能越来越快乐。

2020是魔幻的一年,可我又是幸运的那个。比起很多人,我的生活没有太多起伏。有很多事情悬而未决,可有嘟和我一起,我知道无论事情最后怎样发展,我们都可以一起把生活过好,不同的也许是生活的形式或是生活的地方,可无论在哪里,我们都有能力在一起幸福快乐。大概这是我25岁时候没有的自信吧。所以三十岁的我少了二十五岁的焦虑,我可以大胆去设想明天,但我更在乎地是好好的度过今天。

北非摩洛哥八日(八)

D8 Casablanca

来摩国几日,一直有个心结,就是没能走进一个清真寺好好看看。这里大部分的清真寺是不能进去参观的。其实曾经他们也为游人开放,可游人却不能遵守他们的规定,不脱鞋,这种隔绝给这个被经常误解的宗教又增加了很多的距离感。在欧洲这些年,大大小小的教堂去过很多,不信教,却不影响我去了解宗教故事,传统和仪式。可在摩国,一直没能走进一个清真寺去看看他们礼拜的地方,看看他们圣台的装饰,看看他们的圣物,心中着总有不解。

在摩洛哥这一行的最后一天清早,草草地吃过丰盛的早餐,便奔向Casablanca去看看为唯一向游人开放的哈桑二世清真寺。不得不说我们运气实在是好,匆匆忙忙穿过广场,正好赶上今天最后一波的导览参观。若是错过了,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弥补这遗憾了。领了塑料袋,把鞋袜脱掉放在里面,安安静静地走进清真寺。

Continue reading “北非摩洛哥八日(八)”

北非摩洛哥八日(七)

D7 Meknes – Volubilis – Moulay Idriss – Rabat

穿越在古罗马时代的牵牛花之城。

前一日在Fes被导游套路了一下以后,让我们对景点有了种种不安。轩辕纠结着要不要去罗马古城,总是怕一通暴走之后失去了慢慢参观体验的乐趣。文盲如我,又必须找个向导才能看懂里面的故事,却也是担心导游讲得没有真材实料。小纠结一番之后,我们还是一起打了辆车去了50公里外的牵牛花之城Volubilis。下车时,同司机说好在门口等我们,我还特意问了司机给我们留多长时间,大方的司机说了可能他从业以来最后悔的一句话:你们慢慢看,不着急,多久都行

想起在去罗马之前,做了大量的功课,看书看电影,只想把自己融入到那一个个神庙,一片片废墟中。可惜那时总是觉得走不进那段历史,那些在现代城市中的废墟,总是被圈起来供人参观,却不能让人沉浸其中。可这次的Volubilis半日游真是着实是个大惊喜,满足了我长久以来的穿越梦。

Continue reading “北非摩洛哥八日(七)”

北非摩洛哥八日(六)

D6 Fes – Meknes

连续几日的奔波之后,今天允许自己稍稍睡个懒觉。围坐在青旅的小桌上,安静地吃着早餐。经过几天的锻炼,我们已经习惯了烙饼沾蜂蜜的摩式早餐。今天的大饼还被卷起来,切出个小造型来,方便入口。

9点半,我们约的walking tour的导游如约而至,带着我们四个和一个德国妹子,一个美国妹子,开始了神经质的Fes老城暴走之旅。Fes老城有两万多条小街道,分为安达卢西亚区和穆斯林区。两个区域的建筑风格有些许不同。作为第一个被教科文认定的文化遗产,这些年有很多修缮和保护工作正在进行中。错综复杂的街道中遍布着密密麻麻的手工作坊,工匠们延续着传统技法,制作着皮革,布艺,木艺,铁艺。Fes还有许多保存完好的城门,每个门都有着艳丽精致的装饰。

Continue reading “北非摩洛哥八日(六)”

北非摩洛哥八日(五)

D5 Fes

好像睡了很久很久,从一个遥远的梦里醒来。清晨五点,小王子顶着20米的头巾来叫我们起床了。简单地用水拍拍脸,稍微清醒了些,发现太阳就要出来了。连滚带爬地跑到最近的沙丘顶上,Ayi开始老年人似晨练,打了套太极拳。向东望去,太阳一点点升起,不到几分钟,地平线上,光芒万丈。我们也该骑上骆驼回程了。摔到了尾巴的我一路不敢坐着,在骆驼上轻轻往前倾着,还好温柔的骆驼吃饱睡足没有什么怨言。

晃晃悠悠地回到了现世,在昨天落脚的小旅馆,几个女生挤在一个小隔间里匆匆忙忙洗了个澡,冲掉一身的沙,只把那一晚美好的回忆埋进心里。又要上路了,这一天,一路北上,路上随意停一停看看景色,回归城市的喧嚣,最后到达Fes。

Continue reading “北非摩洛哥八日(五)”

北非摩洛哥八日(四)

D4 Todgha Gorges & Merzouga

从高大上的酒店出发,一路奔向玫瑰谷。慢慢靠近,就能闻到玫瑰的香气,可是四处张望半天,却不见玫瑰的身影。原来一两周前的玫瑰节时,把玫瑰都采摘了。我这人总是这么悲催,就像去南法看不到薰衣草,这次也没运气看盛开的玫瑰啦。老司机把车靠边一停,激动地跑下车去田里摘了两朵幸存的小花给他心爱的Fatima。这感人的爱情呀让我们的文青Ayi画兴大发,当场给Fatima的美颜作画。

Continue reading “北非摩洛哥八日(四)”

北非摩洛哥八日(三)

D3 Atlas, Ouarzazate
今天开始了豪华沙漠三日团。之前朋友70欧坑爹团的经历让我毫不客气地挥霍320欧报了TripAdvisor上排名第一的沙漠团。从此开始了和老司机和黑导的爱恨情仇。早晨八点,一行人唱着小曲儿向atlas山行进。不同于阿尔卑斯的秀丽,仅有2200米高的atlas自带一股子荒凉与贫瘠。山谷中依然有人居住,山间有水源,便可以养育一个小村庄。在阳光充足的地方开了荒便可以种田,几头牛几头驴是最好的劳力。河水有时充足有时干涸,靠天吃饭,也靠双手吃饭。

Continue reading “北非摩洛哥八日(三)”

北非摩洛哥八日(二)

D2 Marrakech

一觉醒来,不觉得太闷热,摩洛哥似的“四合院”有天井,有镂窗,通风不错。在旅店老板的建议下,去广场一角吃个传统早餐:大饼卷蜂蜜。营养先不说,那是相当管饱,一顿下去,再无饿意,可以一直扛到晚上。

这一日,我们来刷个景点。作为皇城之一,必有皇宫,一路走到El Badi却得知这三日不开门。好在攻略上说这皇宫也没啥好看,所以并无太多遗憾。只是这不开门的理由略让人感到神奇。一路我们问的人先后告诉我们三个理由:有人说是因为在维修,有人说是国王儿子的葬礼,有人说是因为要举办个什么晚会。我们一路懵逼,也不知道是自己听错了,还是就是这么没逻辑。

Continue reading “北非摩洛哥八日(二)”

北非摩洛哥八日(一)

北非摩洛哥归来的飞机上,回望这七天,仿佛过了很久很久。每天起早贪黑,不愿多睡一会儿,因为太想更多的了解这片土地和这里的人。七天里,防备心一点点放下,一点点敞开心扉去交流,一点点不在乎是不是套路,一点点去懂得这里的人,这里的宗教。

一周前,带着一丝丝紧张和不安,四个截然不同,两两相识的姑娘,一骑绝尘,飞向摩洛哥。从巴黎到马拉喀什的飞行时间只有三个小时,但是在高空就意识到了这大陆的截然不同。一离开西班牙,漫天漫地的黄沙就开始摇撼着我们的小飞机,摇摇晃晃地半个多小时成功地把飞机上一半人摇吐了,才在心惊肉跳中缓缓落地。

Continue reading “北非摩洛哥八日(一)”